蘑菇诶

恨啊

碎碎念一句
让各位文手把链接放评论说手机版打不开链接的
右下角三个点的按钮按一下
复制链接
浏览器打开
就能复制文里面的链接了
为什么大家都不知道……

无所牵强


我想让他们毫无负担的相爱,在一个没有束缚的地方

太ooc了 大家看着不高兴就删了吧


第一次见面是在下午的咖啡店。
李相赫等到自己的拿铁,店内拥挤,不得已选了靠窗的座位。对面坐着不认识的人,他不喜欢与人交际,没有多话,径直坐了下来。
光线偏转,书读了大半,咖啡也见了底。李相赫抬起头来观察面对面坐了很久的人,临近傍晚的阳光金的刺眼,洒落在对面人浅灰色的头发上,投下一片带着金边的阴影。那人一直在专心致志地玩手机,桌上的饮料不知喝了几口。窗外人来人往,李相赫却找不到停下目光的时机。一切的一切都太吸引人,让人难以用语言描述。
无需赘述,然后他们对上视线,然后他们一见钟情。

李相赫牵着韩王浩的手离开,金色的大街上他们迎着人群逆行,全世界好像只剩通过手掌相连的温度。阳光刺眼也不再重要,步履维艰也不再重要。韩王浩闭上眼,只是跟着温度向前,闭上眼后的路不再有尽头,他也宁愿这样一直有人牵着自己走下去。

他们在深夜登上废弃大楼的屋顶,破碎的护栏向外望去是城市的夜。韩王浩站在屋顶的边缘,萤火一样的灯光是背景墙,李相赫依稀看见他笑了下,然后模糊的人影向后倒去。瞬间一切风景都不再重要,他冲过去拉住了他朝天空伸去的手。韩王浩站在楼边摇摇欲坠,笑的却更加灿烂。

夜里李相赫醒来,感受到脖子上冰凉的刀刃,台灯的光是橘红色的,映着韩王浩的侧脸,毫无表情的脸庞却显着一丝柔和。李相赫看见了他眼底的反光和空茫,他勾起唇角,摸了摸身上人杂乱的发顶,韩王浩把一时兴起拿的刀扔开,勾住李相赫的脖子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韩王浩最后感受到的冷是李相赫的眼泪滴落在他的脊背上的时候,然后就连悲伤也变得没有意义了。

是我爱的太悲观,还是你走的太决绝

黯 后续

瞎几把写图个爽
脑洞写完了,没后续了
大家看着玩玩,证明这不是刀子




第二天早上李相赫准时醒来,即使没有闹钟和晨光,他的生物钟还是准确无误叫醒了他。

韩王浩仍在沉眠,他连呼吸都很微弱,只看得见胸口微微起伏,不仔细看让人觉得是一个人偶躺在那边。

李相赫最终还是开了灯,韩王浩没有被吵醒,只是翻了个身,调整了下躺的姿势。韩王浩不知道李相赫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只是转醒的时候,手背上传来一片凉意,然后就是疼痛,他听见塑料管碰撞的声音,然后手被绑在了一个平面上,药物使他又一次困倦,不止安眠药,他也被注射了营养液,在失去意识之前,最后感受到的是额头上的吻,和那句

再见

韩王浩下一次恢复意识时,他感受到床铺的凹陷和手上传来的温暖,针头被拔走,他被扶了起来之后坐在床上。他不知所措地握着那人的手,不知如何去回应。李相赫看着面前人的面部轮廓,没有一丝波澜,仿佛带了面具一般,他突然怀念那双眼睛,没有光芒,却又让人沉迷。于是他松开手,解开了一直蒙在韩王浩脸上的布条。

但是韩王浩仍没有见到光明,柔软的舌尖掠过眼眶,有些痒,他不自觉挣扎着想要睁开眼,却还是没有看见面前人的脸庞。

他被抱住了,李相赫在对上他目光的一秒后就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他突然觉得罪恶,觉得内疚,却又不明白为什么内疚,他只是不敢看那双眼睛,怕自己的感情被对方觉察。

于是他抱住了韩王浩,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

我爱你

但是韩王浩还是听见了,他不明白这句话的意义,只是单纯的模仿说

我 爱 你

然后韩王浩笑了,是融化人心的笑容。

黎明已至。

滴滴滴《黯》

滴滴滴http://pan.baidu.com/s/1sl2tdet
咱也不打人物tag了,就随缘吧
不喜欢的你们喷,喜欢的就评个论吧

憋眼泪憋到现在
skt夺不了冠,我相信这个队伍,我可以等明年
但是我不能看到你哭
我可以在失败后忍住眼泪,但是我见不得你哭
你做的这么好,你是世界第一的中单,你每一把都这么carry
你在我心中是无可替代的啊,在你面前别的一切都可以将就
所以你不要哭,你做的很好了,你可以继续打下去,你克服了这么多困难,你为队伍付出了这么多
所以别哭啊
我相信你会拿更多更多的冠军,更多更多的mvp,然后幸福下去的啊
真的别哭,你的表现没有辜负你的名字
我永远爱你啊,李相赫
虽然你听不见,我的支持也只是沧海一粟
但是我还是要说出来,说给自己,说给看到的所有人
我爱的人是世界第一的中单,我爱的人是召唤师峡谷的王

【壳花】往复

那叫一个短
三禁
可鸡儿粗制滥造
我就是不更长篇
就这点,没后续
………………………………………………………………




韩王浩失忆了。

一觉醒来之后他什么也不记得了,一脸懵逼地在经历了队员们的反复询问后,很直接地被送进了医院。医生也诊断不出什么,毕竟没有什么外伤,脑部也没有受损,医生看着电脑屏幕,说:“可能是短时间精神受了刺激,先让他回去,过几天看看有没有恢复吧。”

于是一群人簇拥着失忆的小花生出了医院,回到训练室之后,大家开始七嘴八舌地问他“多大了呀?”“家住哪呀?”这些没有技术含量的问题,问了半天终于理清状况,韩王浩的记忆现在停留在打职业之前,天梯登顶之后,技术虽然和现在相比差了些,但是基础还是在的。于是一群人纷纷开始做自我介绍,顺带加了很多和美化事实的内容进去,最后轮到李相赫,他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有些犹豫,但最后他开口,说:“初次见面,我的叫是李相赫。”

韩王浩露出招牌的笑容,他说:“初次见面,相赫前辈。”

听到这个称呼李相赫心里泛起波澜,自从韩王浩改口叫他相赫哥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听见这个略显谦卑的称呼,那一天之后他就想过他们很难再有亲近的关系,但是现在他失忆了,一切都从头开始。他突然想起韩王浩失忆的契机,却没有说出来。

“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呢。”李相赫这么问自己,但是他没有思考出属于自己的答案。

之后的日子在繁忙的训练和与小花生培养感情中度过。韩王浩在训练下进步的很快,让人感慨就算失忆了技术还是在的,况且还有自身的条件反射。对于和失忆的韩王浩培养感情这件事,不知为何进行的最好的是李相赫。小花生自从看了李哥的逆天操作后,毫不犹豫成为了faker众多迷弟的一员,但是毕竟对他来说李相赫是刚认识没多久的人,平时没有太表露出来,只是在训练的时候或者排位的时候与相赫哥搭上了话,自己偷偷地在角落里捂着脸开心半天。其他的队员们有时看见了韩王浩一副迷弟的样子,只是叹气,不经意间说一句:“又是这样吗?”

其实李相赫也看见了韩王浩对他的喜爱,他莫名地觉得苦涩,难道一切重新开始后,过去又要重演吗?他不愿意再一次走向坏结局。他想起一件事情。

失忆事件发生的前一天,小花生拽着衣角在他结束排位的时候拦住了他,韩王浩头低垂着不敢抬起,他磕磕绊绊地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相赫哥,我喜欢你。”然后用手捂住脸,却没法遮住自己红透的耳根。

他知道了这份美好的感情,却没有去很好的应对,他记得自己说:“抱歉,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然后韩王浩没有抬头,也没有走开,他只是闷闷地说:“我知道。”

知道自己这份感情不被允许,知道自己的妄想太过自私,知道我的行为只是没有意义。自卑使我拥有自知之明,庞大的感情使我不得不去打破这安稳的现实,自私地为了自己,去说一句话。

自己否定自己带来的巨大悲伤和胸口的痛楚使他流下泪,但是一直以来的坚强和隐藏让他没有出声,只是眼泪控制不住地溢出眼眶,溢出指缝,沾湿了衣襟。

他最后说:“对不起。”韩王浩不知道自己除了这句话还能再说什么,然后他转身离开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李相赫却觉得自己才是该道歉的人。

地上的眼泪映着白色的灯光,显的惨白。

然后第二天韩王浩就失忆了,李相赫不知道韩王浩离开之后想了什么,又做了什么。他是否在床上辗转难眠?他是否攥着被子偷偷流泪?李相赫觉得惋惜,惋惜自己没能够给他一个好的回答,却又失去了这样的机会。他又暗自庆幸,韩王浩忘了这些,也好吧。

但是现在面对韩王浩又一次生出的好意,他有些束手无措,只能在旁边静静观望,什么回应也没法作出。他问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结果,却又一次无法得出答案。

随着时间推进,韩王浩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在生长,渐渐蔓延全身。这就像一种病,而症状体现在每次他看见李相赫的时候,就觉得好像注意力全被吸引过去,灵魂出窍一般。不自觉的想要靠近,希望能和他有更好的关系。但是自己明白这一切是不该发生的,所以什么都没有做。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很久,几天或几个月都已不重要,韩王浩觉得心里有什么感情膨胀起来,快要冲破胸口,而他每次看到李相赫,心里一片杂乱,不知道该想什么。

他在一个夜里想了想,最后觉得,这大概就是爱。但是为什么自己会爱上一个男人?潜意识告诉他自己的想象不可能实现,但是他对这份感情毫无办法,只能放任它继续。他没来由地感到心痛和悲伤,却依稀觉得这痛楚似曾相识。

于是他找了一个晚上,拦住了他敬爱的前辈,他说:“相赫前辈,我喜欢你。”

称呼变了,但感情却如出一辙。李相赫在心里感到无奈和好笑,他本以为自己会犹豫,但所有的考虑都在听到这句话的一刻崩毁。他没有更多的想法,只是温柔地抱住了面前的人,然后说:

“嗯,我也喜欢你。”

然后韩王浩的眼泪终于不用落下。

轮回往复,就算重来,我也会爱上你。

【壳花】【马壳】Vergissmeinnicht【5】

这段主马壳,大头依旧没名字
上学好累,没什么时间构思和改善,大家凑活看
我会努力的_(:зゝ∠)_
————————————————————————


在那之后他们经历了很多在其他地方过夜的日子,韩王浩也不再像一开始那样大惊小怪,只是带着有些新奇但沉稳的眼光去看待,没了小孩的大呼小叫旅途一下子显得有些安静起来。但是李相赫也比平时寡言了一些。

李相赫沉默的原因是因为频繁的嗜睡和梦魇,他自己对于不停的做梦这件事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有时候靠在一面墙上休息也会睡着,而梦里永远都是同样的两个人,他自己,和那个人。

想起的都是些生活片段……不像平常的梦一旦醒来就会忘记,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梦仿佛烙印在脑海里,且越来越真实。

他梦见一个下雨天,自己独自站在森林里,茂密的树荫终究挡不住雨水,豆大的水滴打在脸上,头发和衣服渐渐被淋湿,但他却不想离开,感受到了水珠顺着脸颊滑下,滴落在地上,又被树叶上掉下来的一串水珠弄的睁不开眼。恍惚间世界仿佛只有雨声,突然又出现了些别的什么声音,夹杂在雨声里听不太清。李相赫眯着眼什么也看不清,恍惚间感受到被雨水打湿的衣服贴上了身体,透过布料传来温度,夹杂在雨水的凉意里,自己好像被抱住了,他想抬手擦去脸上的雨水,却因为被人按在怀里不能动弹。抱着他的人总算是松开了手,然后把外套披在他的头上,拉起他的手离开。李相赫一手按着头顶上的衣服,抬头看身旁的人,手被紧紧攥着,热度传到自己冰凉的手上。李相赫看着旁边的人淋雨,他说:“你淋雨了,为什么把外套给我。”

男人没有看他,只是轻轻地回答了一句:“我淋雨你也不能淋雨呀。”

李相赫已经习惯了这种得到了好像没得到的答案,在路上走了许久,身边的人自言自语地呢喃:

“我死了你也不能死啊。”

梦里没有下雨的时候,梦见自己原本是不喜欢花的,有一天房间里出现了新的花朵,不同于其他花的暖色,花瓣是湛蓝的,像天空那样的湛蓝。

走出屋子,那人在忙着搬弄花盆,他转头看向自己,问:“你看到新的花了吗?喜欢吗?”不同于往日的答案,自己有些生硬地回答:“还行……挺好看的。”男人脸上的笑意更甚,他摸了摸自己的头,说:“既然赫觉得好看,那就多种点吧。”这好像就是那片花海的由来。花从原来的一小盆变成了一大片,这是长了多久啊。

他又依稀听见那人的话:“不要忘了啊,忘了可就看不到这花了。”现在看来这话的确是讽刺,如果不是再次遇见,他怎么会想起来?

他梦见过夜晚,梦见自己坐在门前,抬头望着天空,这里的夜空与韩王浩家屋顶上见到的有点不同,星星好像更多一点。头顶上的星空闪耀着光芒,外面的丛林传出昆虫的叫声,恍惚间让人以为是星空发出的声响。意识渐渐模糊的时候有人抓住了自己的手,轮廓稍大的手盖在自己手上,传来与夜晚的清凉截然不同的温暖。自己好像早已习惯,没有转头去看。好像过了很久很久,梦里的自己合上眼,向旁边人的怀里倒去,动了动身子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仿佛要这样睡去。在意识飘远之前,最后记得的,是紧握在一起的手和那个人怀里的温度。

随着旅途的推进,他们离记忆中的地方也越来越近了,前一个夜晚,梦仍然在继续。李相赫梦见在最初最初的时候,两个人的相遇。

他在丛林里坐着,阳光刺眼一如脑海里最初的记忆,不知道过了多久,传来了人的声音。

转头看过去那人的脸上带着惊讶,难以置信地说:“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小孩子啊……”那个人走过来看了看自己又捏了捏自己的脸颊,说:“是真的啊?不能让你一个人待在这里,跟我来吧。”然后不由分说地一把抱起自己,那个时候自己体型好像还小,什么也没想,就这样大脑放空地被摆弄着。那个人走了很久,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地方,他把自己放下,然后蹲下身子对自己说:“听得懂我说话吗?那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



梦恶意的戛然而止,李相赫不受控制的惊醒,仿佛溺水之人强行被拉出水面,他大口喘息着,却觉得脸上有不知名的凉腻,摸了摸脸颊,满脸都是泪水。

【壳花】Vergissmeinnicht【4】

朋友们更新啦!
这章出现了迷之马壳内容,但是我就是不加tag
(*ฅ́˘ฅ̀*)♡求推评心赞
每次更新2500+,这次更新完一共就破万啦!
————————————————————————



因为韩王浩生活的村庄与世隔绝,自给自足倒也活的滋润,最外面一排的房屋紧靠的就是森林,也没有所谓的正门。李相赫说是知道方向,却也只是想起了个大概。他一半凭着模糊的记忆一半凭着直觉带领的韩王浩向前走。穿过村里的农田走进森林的时候李相赫拉住了韩王浩的手,回头叮嘱:“森林里路很复杂,别跟丢了。”

韩王浩感觉自己手被紧紧抓住的时候还有些愣,他从出发的那一刻脑子里除了开心就是开心,甚至忘了考虑别的事。手被抓住的时候他终于回过神,开始想我的天啦我的天啦这是在牵手吗,耳廓也红了起来。他不敢出声,也不敢把手扯走,就这样低着头跟在李相赫后面。

而单身直男李相赫脑子里啥奇怪的想法也没有,就想着在天黑之前到另一个村庄先过夜。在身后的小孩因为一半紧张一半害羞的情绪第无数次被路上的树枝绊到导致李相赫也走的不太顺畅的时候,李相赫心情有点复杂的回过头。心里吐槽这孩子是不会走路吗?看到小孩低的像鸵鸟一样的头和红的像苹果一样的耳朵,李相赫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他说:“王浩呀……你别多想,我就是怕你走丢啊。”然后李相赫有点生硬地转过头继续往前走,自己一开始本来没有想太多,现在反而有一种奇怪的小心翼翼。小孩的手比自己的小一些,握上去软软的。心里开始出现了各种感想,但是又不能做出什么动作。李相赫觉得十分别扭,一种从未经历过的别扭。但是他为了自己的排面,还是控制着自己看似正常地行动。

韩王浩的心情就平和了很多,相赫哥安慰的话虽然好像没什么意义,手该牵着还是牵着。但他还是感觉正常了很多,至少没有之前那么畏首畏尾了。心情变得轻松了很多,脸上挂起了淡淡的微笑。韩王浩现在很愉悦的被牵着走,甚至不自觉哼起了歌。李相赫听着心情更复杂了,是该先吐槽他哼的好像不在调上还是他心情变好了我心情变的很奇怪啊!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继续往前走。

走出丛林面前是一个陌生的村庄,这也是李相赫拜访过的村庄之一,但也只是路过。村里的人对待这两个外来客还算热情,找到一个过夜的地方也不难。韩王浩第一次见到其他的村庄,激动的四处张望。李相赫只是慢慢走着,默许了他小孩子气的行为。

“相赫哥相赫哥,这里晚上好热闹啊!”韩王浩笑着回头,李相赫被他身上欢快的气氛感染,也不自觉地笑着,他反问:“怎么,王浩那边晚上都很冷清吗?”韩王浩有些抱怨的嘟起嘴,有点闷闷不乐地说:“嗯……我们那里人没有这里这么多……晚上好冷清的……”看着小孩失落的表情,李相赫一下子有一种想安慰他的冲动,但是小孩下一秒又变回了原来欢脱活泼的样子,让李相赫觉得自己白担心了。

这里的人对这两个外来的旅行者很友好,找到一间过夜的旅馆也没有花太长时间。躺在旅馆的床上的时候,韩王浩像小孩子一样在床上蹦哒了很久,他从来没有见过其他的地方,对周围东西都觉得新奇。这不就是个床嘛!李相赫想。不过小孩很快消停了下来,走了一下午也累了,毕竟是个孩子,睡着就是一眨眼的事。

李相赫没了旁边的打扰也很快睡着了,但是很意外的,他做了一个梦。

自己这样特别的存在也会做梦?睡着的李相赫不会考虑这种问题,但是他隐隐约约察觉到,自己是在做梦的。

梦里的他和一个看上去比自己年长的人生活着,小木屋处在森林的当中,外面是一片花海,金黄的阳光带着令人目眩的色彩,但这一切景象都被笼上了一层似有似无的屏障,让人看不清晰,又宛如肥皂泡,一碰就碎。

李相赫有些愣的站在门旁,,盯着屋子里忙活了很久的人,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景象让他有一种怀念感,让他有一种一直这样下去也不错的想法。

忙活了很久的人转过头笑着对他说:“相赫,你是有什么要问的吗?”男人的面庞让他有一种亲切感,他直觉地记得这个人照顾了自己很久,但是他忘记了这个人是谁,想要唤出他的名字却做不到。

自己的心思被看穿了,自己有些不甘的转过头,李相赫听见自己说:“你为什么种这么多这个花呀。”梦里的自己不受控制地说出这些话,比起临场发挥的戏剧,这更像是某些回忆。

那个人回答了:“嗯……因为这些花只有这里有啊。”梦还在继续,就像强制播放的影片。

似是非是的答案,让人想要追问却无可奈何……自己很不满的轻哼一声,又配合着问:“这些花可以活多久呢?”

“嗯……大概在很久之后,它们也会自己生存下去吧。”

长久的沉默,好像刚才的对话没有发生一般,面前的人仍然在摆弄着面前的东西,自己没有心思再问其他的问题,只是不再站在门前,而是往前走了几步,凑的更近了些。

那个人慢悠悠地用小的几乎感觉不到的力度摸了摸自己的头,很奇怪,掌心的地方,传来了温暖,但是他一言不发。

时间仿佛禁止,一切都寂静地仿佛冰冻起来。抬头看到那双眼睛,看到那满载着快要溢出来的温柔的目光,李相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神不会撒谎,即使一言不发,但是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而感到安心。但是那目光里好像还有些别的感情,是什么呢?这样的眼神他很熟悉,有种莫名的怀念感,他想叫出那个人的名字,却仿佛失去了声带,什么也说不出来。

再长的时间也无法让李相赫看懂那眼神里的感情,梦里的自己背过身去,想要走开却一步也动不了,手脚变的僵硬,他突然明白了自己想要待在那个人身边,哪怕只多待一分一秒。这种想法让他感到惊慌,让他意识到这终究是个梦。

他突然有了自主的意识,挣扎起来,在手顺利地获得控制的一刹那,梦境破碎,眼前是木色的天花板,他醒了。

醒来的时候,李相赫被突然获得行动能力的反差弄的有些不自在,他平静下来,看到狭小窗口外面的阳光,看着外面耀眼的有些刺目却又让人感到莫名温暖的阳光,他的心情也柔软下来。他意识到这里是现实,不是梦境。他看到旁边床上韩王浩的睡颜,像之前那样,不是醒来时的笑意盈盈,而是一种安静下来的可爱。他回忆了下自己刚做的梦,唯一记得的就是头顶上的手心传来的几乎微不可闻的温暖,别的片段逐渐破碎,消失在记忆的深处,他努力地想要记起,脑子里却只有一片空白。

但是梦里那个人是谁呢……那份温暖有一种怀念的感觉,却想不起那个人的名字。李相赫觉得在梦里能感受到温度有点不可思议,直觉告诉他,自己只要回到了那个地方,就能想起什么。他看了看越发明亮的阳光,又看了看韩王浩睡的很沉的样子,觉得还是再过一会儿把小孩叫起来吧,韩王浩睡的那么开心,他有点不忍心破坏现在的场景。

有一瞬间李相赫觉得,不要想起过去,只要有现在就足够了,但是他很快还是否定了这个想法。